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56章 瞧你那損色兒

作者:不搖鈴鐺更新時間:
    水口航希的護鯨船比沈默預料的要晚兩個小時發船,因為這一次他們不僅要將沈默送到橫濱港,還要繼續遠洋,再次穿過白令海峽,前往北冰洋,與往次不同之處在于,他們這一次不是為了偷捕鯨魚,而是為了保護鯨魚,免遭偷獵者的捕殺。

    這兩個小時,水口航希與他的水手們為這次航行做足了充分的準備,沈默甚至在船底看到了一箱箱的管制槍械,可見北冰洋的偷獵行動充滿了危險。

    隨著水口航希揚起船帆,一股無形的暖流自他心底升起。

    嘶!水口航希清晰地感知到,來自鯨魚怨念的血肉侵蝕變得緩慢一些,這更加堅定了水口航希等人前行的決心。

    這年頭,誰不想多活幾年!以前他們沒有機會,現在他們只想做個好人。

    一路上可謂是順風順水,等眾人到達橫濱港的時候,正是凌晨三四點鐘,水口航希將護鯨船停靠在港口一角,目送著沈默消失在夜色之中。

    “海神大人!我們一定會銘記您的教誨,從今往后,戰斗在護鯨衛士的第一戰線。用我們的血,贖我們當年的罪。”

    沈默沒有聽到水口航希的誓言,因為他已經找到了徐章勛為他準備好的酒店。

    按照徐章勛的安排,沈默本該在島國福岡上岸,然后乘坐飛機到達橫濱,到時候將在橫濱最有名橫濱洲際大酒店入住,休息四五個小時候,與徐章勛一起登上加勒比號游輪。

    現如今,因為沈默提前離開公主號游輪,并乘坐護鯨船直達橫濱,所以,他比預期中更快到達了橫濱洲際大酒店。

    沈默走進宛如刀鋒一般的佇立而起的洲際大酒店,感慨島國居然也有如此另類的建筑,雖然比不上國內的馬鞋摟,大褲衩,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進入酒店大堂,沈默一眼就看到了酒店吧臺前,一身琉裝的前臺侍應生,像洲際大酒店這類的五星級酒店,能夠擔任這項工作的女子,不論是顏值還是素質要求都是極高的。

    所以,負責接待沈默的侍應生滿分十分的話,沈默會給她打上七分,剩下的三分是因為沈默見多了鬼啊,妖啊,人偶啊之類的絕世美女,審美層次已經有好幾層樓那么高了,一般人還真的難以令他心動。

    “先生!歡迎光臨橫濱洲際大酒店,這里就是您的家,請問有什么能為您服務的呢!”

    侍應生的聲音甜美可人,沈默從她的名牌上看到她的名字叫做川尻松子,一個很特別的名字,讓人不禁想起一部叫做【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的電影,電影里的女主角也叫松子,她的一生可是很令人感到悲慘與惋惜的啊。

    “你好,提前有定房,短信驗證碼是191012。”

    “好的,您稍等!”

    松子說著,面帶職業性的微笑,在電腦上查閱核對一番,便遞給沈默一張房卡。

    “先生,這是您的房卡,請您收好。如果還有其他需求與服務,請撥打酒店前臺電話00591,我們非常樂意為您服務。”

    沈默在接過房卡的那一剎那,他的手指有輕微地碰觸到松子的手,細膩,柔軟,且富有彈性這讓沈默不禁微微蹙眉起來,因為就在那一剎那,他仿佛有一種觸電的感覺。

    嗯!沈默心中不解,首先排除,這不是戀愛的感覺。

    那么,眼前的松子一定有什么特別或者不同尋常的地方。

    嗡!沈默一邊將房卡收起,一邊打開心眼之力,將川尻松子籠罩起來,原來年輕靚麗的松子瞬間變成無數絲線所組成的能量生命體,倒映在沈默的腦海中,而就在這些絲線深處,沈默發現了一團烏黑如淤泥般的邪祟,扎根在松子的小腹處。

    是它!那種觸電的感覺來自于它!

    沈默不知道這團邪祟的來歷,島國的妖怪遠要比他想象中的多的多的多,百鬼夜行,八百萬鬼神,就是當下島國的真實寫照。

    “老板!我知道它是誰!”

    南南的聲音在沈默的腦海響起,她急切地念叨,“就在剛剛,我的能力受到了攻擊,那是一種與運氣截然相反的力量,我媽媽曾說過,這股力量來自于我們的死對頭衰鬼。”

    衰鬼!

    沈默恍然,原來剛剛觸電般的感覺是南南的運氣與衰鬼的衰氣發生了抵消反應,這才讓他有所感應,一個帶著運氣加持的人與一個帶著衰氣加持的人相遇,自然如水火般不相容。

    既然如此,沈默不由看向手中的房卡,只見上面所標記的房門號,與短信上所提示的房門號不一致,很顯然,松子在衰鬼的影響下給沈默開錯了房間。

    “小姐,能幫我再換一張房卡么”沈默將房卡遞給松子,沒有點明她的錯誤,只是將房卡號在她眼前晃了兩下。

    “呀!對不起!實在抱歉!是我的疏忽給您帶來了不便,實在是抱歉!”松子意識到自己開錯了房卡,連聲向沈默道歉,并接過房卡準備重新激活。

    可就在這時,松子體內的衰鬼再次釋放出烏黑的衰氣想要干擾松子的判斷,讓她再開錯房卡。

    “還有完沒完了!逮住一個孩子往死里整”沈默心底暗罵,他本不想管的,但衰鬼的行為明顯影響到了沈默的正常入住,所以,他不得不管了。

    嗡!沈默揚起加持著武器祝福圣光的手,猛然探出,拂過川尻松子青春且稚嫩的臉蛋,圣光宛如無數精靈般莫入她的身體,化作道道暖流直沖小腹。

    嚶!松子姣呼一聲,被沈默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那種圣光入體的感覺,令她說不出的舒暢,所以,本該質問沈默流氓行徑的松子,陷入極為糾結與尷尬地境地,她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呵責沈默,質問他為什么要摸自己的臉然后讓保安過來將沈默帶走

    不!那種暢快的感覺不允許松子這么做,她怕再也體驗不到這種感覺,這種令她僅僅一次就上癮的感覺。

    那裝作什么也沒有發生!繼續羞澀地為沈默辦理入住手續!

    “松子小姐,我的房卡開好了么”

    “呀!”松子在左右糾結中驚醒,她連忙將開好的房卡遞給沈默,眼神飄忽,不敢直視沈默,直到沈默遠去,背影消失在拐角,松子才滿是希冀地望著沈默消失的地方。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松子看著沈默的房間號暗暗出神。

    就在此刻,松子小腹內的衰鬼沖破圣光的封鎖,再次露出衰色兒。

    “嘎嘎!你以為這樣就能弄死我么愚蠢的人類,我要寄生在你身上,把那只座敷童子吃掉,然后讓你衰到死。咯咯”

    嘶!松子敲擊鍵盤地手指轟然一僵,她的眼神變得空洞,意識在衰鬼的操控下已然模糊,宛如提線魔偶一般離開前臺,一步步向沈默離開的方向而去。

    橫濱洲際大酒店665號客房。

    沈默坐在柔軟的大床上,撥通了徐章勛的電話。

    “沈兄弟,你總算打電話過來了!”徐章勛標準性的開場白在電話里響起,“我在公主號接機口等了你一下午,都沒有等到你下船,要不是不夠24小時無法報警,我都報失蹤案了,你現在在哪”

    “我已經到橫濱洲際大酒店了!”

    “什么!你怎么這么快”

    沈默:“”

    請不要用快字來形容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排列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