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一章 主父偃提出重啟推恩

作者:鏡前門更新時間:
    上蒼把一個現實的問題擺在了劉徹面前。

    這幾年來,各個諸侯國發生了一系列的變故:元光六年,長沙王劉發薨。

    元朔元年,魯王劉余薨。

    元朔二年,江都王劉非薨。

    加上元光五年薨殞的河間王劉德,短短的幾年間,先后有四位諸侯王逝去。

    依照祖制,他們的長子順理成章地繼承了王位,這于禮本是再正常不過。

    可在劉徹看來,無能之人是怎么也治理不好一個封國的,把天下百姓交由眾諸侯盤剝,更是極其昏頭的做法。

    從宗正寺遞上來的呈報得知,這些王侯子弟大都為紈绔之徒,這些人怎么有資格襲封王位呢

    劉徹一想到他們平日里擾民亂民,奸邪作惡的嘴臉,就恨不得立即把他們捉到京城,千刀萬剮。

    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們的父輩在封國經營多年,勢力盤根錯節,一旦動起兵戈,難免牽一發而動全身,危及朝廷穩定。

    因此這件事情如鯁在喉,讓劉徹非常不舒服,自削減竇王兩家勢力,再給竇嬰和田蚡兩人不咸不淡的九卿閑職以來,他度過了一段政事不紛的日子,但看來現在又要開刀了。

    一連數日早朝之后,劉徹都在宣室殿查閱典籍,翻閱卷宗。

    他要尋找一個合適的手段對諸侯動手,以期完成先帝沒有辦到的事。

    賈誼的《治安策》、晁錯的《削藩策》,他讀了許多遍。

    在他們的書中,顯眼的是他們對諸侯國的警惕,不可謂不睿智;他們對削藩的見解,不可謂不深刻;他們對大一統的向往,不可謂不強烈。

    但問題卻是,他們的這些對策不但沒有真正奏效,反而使各人因此遭遇厄運。

    賈誼被流放到長沙,死在異鄉,而晁錯在七國之亂的關鍵時刻,被腰斬于長安東市。

    這到底是誰的錯呢先帝

    自己又會不會重蹈覆轍

    哎!提出變革的人太多不會善終,他們不會死在秋后算帳,反而早早倒在變革之中。

    這是一個怪異的宿命。

    怎么辦削亦難,不削亦難,劉徹將手中的筆舉起來,又放下,再舉起,再放下,最后干脆停留在空中。

    他手握的仿佛不是一支朱筆,而是染了鮮血的青鋒寶劍,寒光閃閃,卻不知該劈向何處。

    自從建元元年登基以來,他還從來沒有這樣地猶豫過。

    畢竟先帝因此而遭受過七國之亂,不排除棋殺吳太子的誘因,削藩不當終歸會有反彈,這不利于江山社稷的穩固。

    所以他的一舉一動都要小心,不可以留下詬病,同時也不能太過仁慈。

    這時候,包桑近前稟奏:“陛下,中大夫主父偃求見!”

    “快宣!他來得正是時候!朕還想聽聽他什么建議。”

    主父偃進殿來了,這位來自臨淄的士子,身材高大,渾身帶著齊地的豪爽和強悍。

    他早年想要做一個游學之士,一直以蘇秦和張儀為楷模,因此常常恨自己生不逢時。

    在舉國獨尊儒術的日子里,他的足跡雖然遍及齊地山水,卻處處受到冷落和排斥。

    他的日子過得十分窘迫,以致朋友都不愿意見他,視之如蒼蠅,避之不及。

    他最終明白,滿腹經綸抵不住一官半職,所謂孔子游歷諸國,不過是一段被人冷落的歲月,國君們那里愿意聽一些周禮舊典呢只怕日新月異才能叫他們提起一絲興趣。

    他詛咒上蒼無眼,讓他流落九皋,而機遇恰在此時也找上了他。

    元朔元年,劉徹頒布了一道詔書,要各地二千石以上的官員舉賢良。

    “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三人并行,厥有我師。

    今或至闔郡而不薦一人,是化不下究,而積性君子壅于上聞也。

    且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古之道也。其議二千石不舉者罪。”

    &nb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排列五500期走势图